中国消费龙头股的市场空间十分巨大-巨潮资讯网
点击关闭

未来投资-中国消费龙头股的市场空间十分巨大

美联储降息25个基点

在李迅雷看來,當前中國消費水平總體是升級的,比如,低收入階層收入基數再低其收入也是在增長的。更為直觀的表現是恩格爾係數在降低,中國人的食品支出占收入的比重越來越低。「但中國的消費分化同樣也已經持續了很長時間,今年以來豪車銷量保持兩位數增長,乘用車數量保持兩位數下降,凡此種種可以舉出很多例子來,總體表現為高端消費、奢侈品消費的比重在擴大,但中低端消費的比重在下降。」

與徐高不同,華創證券前策略分析師徐馳認為,當前我國消費在經濟中佔比提升是主動提升的結果。「當前消費數據已經體現出了一定的韌性,而可選消費的韌性又比必需品強很多,這個現象和以往的情況有所不同,以往消費數據下滑的時候都是可選品率先下滑,而且下滑的幅度較大,而必需品的下滑則相對較小,但是今年可選消費表現出了比必需品更強的韌性,例如高端白酒。」他解釋說,可選消費的表現意味着中產階級和喜歡加槓桿的年輕人的消費需求很旺盛。

但李策卻有不同觀點,他認為二三線消費股跟漲可能出現,但要根據具體情況而定,如果業績增速是全行業範圍的,那麼傳導下去,二三線龍頭上漲是可能出現的。例如,白酒板塊目前除了個別幾家企業,基本上是複製了這種情況。

黃弢表示,受益於市場份額的提升,以及業績增速的確定性,一線龍頭個股的漲幅遠超同行業的小市值個股,未來投資機會將繼續聚焦在盈利與估值匹配度高的龍頭個股上,龍頭股溢價會更加明顯。

當前中國消費水平總體是升級的,直觀表現為恩格爾係數在降低,食品支出占收入的比重越來越低。與此同時,消費分化也持續了很長時間,總體表現為高端消費、奢侈品消費的比重在擴大,但中低端消費的比重在下降。

而如今A股之所以出現消費股領頭的結構牛,一個重要原因在於資金更希望選擇穩定性高的標的。深圳榕樹投資董事長翟敬勇向記者表示,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6月末,共有1800家機構持有茅台,市場認為這是機構在「抱團」。「其實我並不這麼認為,在全球資產貶值的背景下,錢是在不斷貶值的,只有買入優質的、具有壟斷性的資產,才能獲得跑贏通脹的收益。所以無論茅台、蘋果、谷歌還是Facebook,都是沒的選的結果。而減稅、收緊房貸、提升房貸利率,也進一步把資金推向了股市。」

他進一步解釋稱,以往出現的一線龍頭漲完、二線跟漲的情況,主要因為行業整體正在增長,當行業處於快速增長階段,所謂的一線龍頭和二三線企業是不分伯仲的,後面的企業仍存在超越前面企業的可能。但當行業增長停滯的時候,行業格局的分化就很明顯了。以空調行業為例,格力電器(000651,股吧)最近十年一直是行業老大,雖然很多投資者喜歡用報表來對標分析美的和格力,但其實在形成寡頭地位的空調行業,除非格力自身經營出現問題,否則憑藉已形成的優勢和地位,別的企業很難超越它。

消費龍頭享「估值溢價」與「確定性溢價」

疑問三:「消費牛」具備哪些特徵?

不過,因為A股有着「牛短熊長」的特點,龍頭持續大漲就會引發「恐高」擔憂。最近因為市場傳言影響,貴州茅台出現連續4個交易日回調,且回調幅度較大。只不過,到了周五貴州茅台止跌企穩。

從市場層面來看,「消費牛股」實際集中在白酒、調味品和家電等領域的少數龍頭公司身上,而且這些公司都是眾所周知的明星公司和知名品牌。在李迅雷看來,因為高端消費、品質消費至少未來兩三年仍將維持高景氣度,這種結構牛市也會因此得以繼續演繹下去。「若以30年的長周期視角看,中國消費龍頭股的市場空間十分巨大。」

不要擔心「大象」不能起舞,在中國的「漂亮50」行情爆發的時候,肯定會遠遠跑贏指數。

從二級市場細分板塊數據來看,Wind數據顯示,今年以來截至9月12日收盤,以申萬二級子行業來看,食品飲料以69.42%的累計漲幅高居28家子行業榜首,家用電器累計上漲43.39%,而在2014-2015年的消費股行情中領跑的商業貿易和紡織服裝行業,累計漲幅分別僅為13.55%和9.4%,跑輸上證指數。進一步細分來看,白酒、空調、調味發酵品板塊漲幅居前,同期累計漲幅分別為92.63%、61.1%和58.48%。

美國「漂亮50」標的走出了獨立的長牛行情,興業證券(601377,股吧)首席策略分析師張憶東在最新演講中表示,很多「漂亮50」公司歷經50年依然存在,消費品像麥當勞、寶潔、吉利和可口可樂走得很穩、很長,給我們很大的震撼。所以「核心資產」絕對不等於某些行業或者某些大市值的公司。因為像麥當勞當年在60年代末70年代初的時候,並不是一個龐然大物,而當時已經是龐然大物的,像行業領頭羊可口可樂,依然在過去的30年股價又翻了25倍。所以不要擔心「大象」不能起舞,在中國的「漂亮50」行情爆發的時候,肯定會遠遠跑贏指數,它們是最優質的公司,能帶着指數走。

受益於高收入階層收入增長較快以及消費升級中、品牌認可度的集聚性不斷提高等因素影響,李迅雷認為,高端消費短期(三、五年)還看不到「衰落」的跡象。他分析說,影響高端消費的主要因素是高端收入人群,改變一個國家高端人群收入水平的因素有三點:稅收、金融危機或戰爭。目前,中國有三大稅種——房產稅、遺產稅和資本利得稅還沒有正式徵收。「這些稅種在美國、歐洲是要徵收的,這是縮小貧富差距的一個有效手段。例如日本對富人徵收的所得稅最高可達70%。中國可以考慮用稅收手段來縮小收入差距,但是短期內(三、五年)還看不到會征房產稅等跡象;金融危機也是縮小差距的形式,但是對經濟的傷害太大,中國的宏觀調控和防範風險能力很強,房地產泡沫破滅也不太可能看到;而戰爭目前則更難看到。高端消費在短期的三、五年內有望繼續維持高景氣度。」

對於消費近年來在GDP中的佔比變化,實際上有兩種不同觀點。

對於海天的估值空間,靖開誠仍看多至5000億元甚至以上,他建議投資者用未來5年甚至10年的長期視角來審視個股,而非一直盯着過去的業績來推演當前的估值是否合理。

總結來看,業績確定性強,產品稀缺、擁有市場定價權、品牌高溢價等為「消費牛」股的主要護城河,但不同行業因發展階段和行業特殊性,會稍有差異。

但同時李迅雷也有所擔憂,「我特別看好消費,但在這個過程中有一個難題需要解決,就是防止貧富差距過大,因為這種情形不利於消費。」他表示,「我之前說有10億人沒坐過飛機,5億人沒坐過馬桶(抽水坐便器),這看上去是有很廣闊的需求的,但其實他們沒有條件坐飛機和家庭條件不允許安裝馬桶,這些需求根本不能變成有效需求。」以2018年國家統計局數據來看,佔比全國60%的中等收入以及中等偏上和中等偏下群體,其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名義增長率僅為4.4%,考慮到通脹因素,實際增長率並不是很高。

相較於往年,今年的消費股行情將主要聚焦在一線龍頭公司身上,二線龍頭沒有得到很好的表達,對此,翟敬勇認為這是因為行業增長停滯,甚至增長下滑導致的。

對照以上「消費牛」股標準,貴州茅台可稱是「典範」。從業績確定性來看,從2001年上市起算,茅台的歸母凈利潤年複合增長31.66%,遠高於總營收和總成本的年複合增長。從凈利潤率來看,茅台的凈利潤率十年來長期維持在50%左右,盈利能力強。凈資產收益率方面,茅台長期高於20%,2017年、2018年大幅升到30%以上。而從毛利率數據來看,茅台的毛利率從2003年的80%以上漲到90%之後,近十年基本維持在90%以上的水平,這意味着茅台在競爭力、品牌力、定價力方面均具有持久的競爭優勢。同時,茅台手中現金流極為充裕,2018年貨幣資金佔總資產比例高達70%。

二線龍頭投資 同樣偏向基本面邏輯

社會整體處於消費升級趨勢中高端消費需求持續旺盛今年以來,消費股絕對是A股最靚麗的風景線。Wind數據顯示,上證綜指年初至9月12日收盤,累計漲幅為21.55%,而同期消費(風格)(中信)成分累計上漲42.72%,大幅跑贏上證綜指,以及金融、周期、成長、穩定等(風格)(中信)成分指數。隨着貴州茅台、海天味業(603288,股吧)等消費牛股股價頻創新高,市場對消費股的爭議也隨之而來。那「消費牛」的基因是什麼?「消費牛」從何而來?

李迅雷對消費股的論述邏輯得到了大多數受邀採訪嘉賓的認同,但對於消費股的未來機會,有觀點認為,在不少消費牛股仍存在溢價空間的同時,以5G、AI等新技術應用創造的新消費,未來也勢必孕育出新的消費龍頭。

借鑒國際經驗,決定長期經濟走勢最主要的生產要素是勞動力要素,李迅雷對此持認同態度,他指出,從長遠看,珠三角、長三角未來人口佔比仍會不斷提高,所以未來長三角、珠三角的經濟產出加起來一定會佔到中國GDP的50%以上。「而中國經濟新動能、新產業也將在這兩個地區的佔比更大。」李迅雷表示。

「消費牛」股有業績確定性強等四大特徵

李迅雷對此向《紅周刊》記者指出,A股市場目前總體估值水平處於相對低位,主要驅動邏輯是估值修復和預期差驅動,不容易出現「瘋牛」行情。如果按照過去10年ROE的水平分檔,對比各檔A股與美股的估值會發現,無論PE還是PB,A股都明顯低於美股。「A股市場長期以來的估值體系較為扭曲,即績優股的估值水平比較低,績差股則較高,導致『確定性折價』,『不確定性溢價』。今後,把握「確定性機會」的理念隨着外資流入和資本市場改革而深入人心。」

疑問一:「消費牛」的基因是什麼?

消費多元趨向漸確立 老龍頭將和新龍頭共舞

因為對整體消費判斷邏輯的差異,在展望我國消費結構的演變時,徐高和徐馳看好的方向也有所不同。

相較於貴州茅台的稀缺性和高端定位,作為大眾消費品的調味品龍頭海天味業,崛起之路則在銷售渠道和品類擴張。數據顯示,目前海天有將近2000名銷售員,經銷商在3500家左右,分銷商大概16000-17000家,50多萬個網點,渠道下沉到鄉鎮一級。海天味業河南省區域代理商靖開誠對《紅周刊》記者表示:「我們如果把渠道網絡看做一個『停機坪』,不同品類看做一架飛機的話,那海天就是搭載一批飛機的航母戰鬥群。」在靖開誠看來,一旦渠道搭建完,新增一個單品或品類就會增厚總體利潤,從而形成滾雪球效應。

就高端消費而言,徐馳對記者表示,未來三年都較為看好,但年內或出現短期承壓,「最早在今年下半年就會看到隨着PMI的回落,高端消費品也會出現一些回落。歷史數據表明,PMI下降的過程中,消費很難保持平穩,一般也會隨PMI下行而下行。另外,個人所得稅採取累進制,下半年較上半年納稅金額多,到9月份可支配收入會比上半年少,也會對下半年消費帶來壓力。」

同樣認為估值走勢會出現分化的還有職業投資人李策,他在採訪中指出,未來2-3年的整體同比收益率或許未必像現在那麼亮眼,但漲幅會體現於業績突出的龍頭公司身上。李雙全則認為,自滬港通和深港通開通以來,「北上資金累計流入A股7000多億,接近65%的倉位配置在消費板塊。考慮到後續外資進一步流入A股,且消費升級的大趨勢還未發生大的變化,我們認為消費行情未來仍有空間。」

從2019年上半年經濟數據來看,最終消費支出增長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為60.1%,相較於2018年上半年的78.5%的同比增速下滑18.4個百分點。此外,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名義增速在連續2個月回升后,7月再度回調至增長7.6%(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5.7%),為2003年以來的次低點。

不過,如果參照去年最終消費對GDP增長的貢獻達到78.5%這一近十多年來的歷史新高指標,消費股走牛有着「紮實」的經濟基礎。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在接受《紅周刊》採訪時認為,在投資和出口對GDP增長的貢獻度連續下降的情況下,經濟增長的驅動力就落在了消費上。他據此堅定看好大消費板塊的現在以及未來。

與徐高類似,華商基金投資部副總經理、華商改革創新基金經理李雙全看好消費品領域中處於快速成長期的新領域,比如「遊戲、電影、互聯網營銷、5G技術」等,會隨着人口結構的變化和傳播方式的變革,未來有望帶領新興消費迎來廣闊的成長空間。

徐馳則認為,在消費升級以及養老消費崛起的背景下,品質化、有性價比的品牌可能會受到歡迎,例如日本的優衣庫、小林製藥。小眾消費的寵物消費、女性消費也將崛起。此外,隨着越來越多務工人員在城市安家,品牌化家電有望迎來機會。

斌諾資產總經理劉亮同樣認為「一線龍頭漲完,二三線跟漲」的情況不會出現,因為在2017年以前,更多是一線消費股打出空間、高度,隨後遊資在二三線消費股做短期脈衝補漲。就目前而言,這樣的手法在消費股中很少見,現在消費股的核心投資邏輯主要是看估值。

貴州茅台依然「向上」 大眾消費品龍頭分化中

·編者按·社會消費的多層級化越來越明顯:喝牛奶或啤酒、吃麵包、穿品牌休閑裝,是白領階層的消費「縮略圖」;喝茅台(600519)、穿品牌服裝、坐豪車,則是高收入階層的典型消費特徵。

從產品的稀缺性和市場話語權來看,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茅台、五糧液、瀘州老窖(000568,股吧)一年合計銷售高端白酒5.61萬噸,而國家統計局發佈的規模以上白酒企業2018年銷售量為871萬噸,以此計算,高端白酒市場佔比僅為0.6%,具有明顯的稀缺性。從貴州茅台財報數據來看,2012年開始,茅台的存貨增長率就開始大幅下降,到了2017和2018年,茅台的存貨增長率更是跌至個位數。與市場上茅台「一瓶難求」、貨源緊張相契合。而且從「茅五瀘」三大高端品牌來看,茅台酒已經是超高端品牌,五糧液和瀘州老窖淪為了跟隨者。

而就目前而言,中國實體經濟已經進入了「存量經濟時代」,龍頭企業的市佔率上升因為吃掉了二三線企業的市場份額,小企業的日子並不好過。例如在手機行業當中,只有投資OPPO、vivo、華為、小米等一線品牌才有望賺錢,其他廠商的話語權和營收都很難令投資人滿意。

疑問二:「消費牛」未來估值空間幾何?

華創證券研究所所長、首席分析師董廣陽對《紅周刊》記者表示,茅台當前處於合理區間偏上沿,長期來看還有很高的空間,因為有量、有價。「但是短期內(6個月到1年),我們認為就達到1250元/股差不多了,對應的是30倍估值。」

在市場熱情和賺錢效應帶動下,目前「核心資產」有一部分已經站在了歷史估值區間的高位,消費股的估值還有多少提升空間,成為市場中最為關心的話題。對此,北京和聚投資首席策略師黃弢對記者表示,在當前震蕩的背景下,部分個股估值會有一段時間高位整理的過程,普漲階段大體是過去了。但績優龍頭公司未來會隨着競爭壁壘不斷增強、市佔率的提升,帶動ROE持續保持在較高水平上並兌現當前的高估值。

針對貴州茅台近期的詭異「波動」, 「茅粉會」CEO皮茂帥在接受《紅周刊》記者採訪時表示,當前貴州茅台北京地區流通價在2450元/瓶附近,較8月21日的2500元/瓶有所回落,「其間批發價曾一度到2600-2700元/瓶。但個人認為,此次茅台批發價格回落只是暫時性的。」據皮茂帥介紹,當前茅台終端價如果走批量團購,最低每瓶加價200元,如果個人消費者少量購買,則可能仍存在一瓶難求的狀況。

Wind數據顯示,如果拉長周期至滬股通開通后的2015年初,則部分消費龍頭股已經出現數倍增長。如以今年表現搶眼的白酒、調味品、家電三大板塊龍頭公司為例,截至9月12日收盤,貴州茅台、五糧液(000858)累計漲幅均在5倍以上,分別為592.5%和575.88%。海天味業同期累計漲幅為440.2%、格力電器同期漲幅為301%。上述消費「牛」股的商業模式可以發現,基本符合前文所述消費升級背景下,高端化或品牌化的趨勢。

儘管最終消費支出增長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有所下降,但李迅雷看好大消費,他表示:「中國是在消費增速下降的過程中成長為一個消費大國,也將在GDP增速下降的過程中成為全球GDP總量老大。當前經濟增速出現了持續九年下行,拆分來看,投資、出口、消費『三駕馬車』的增速也都在下行,但是消費下行的速度相對更慢,這也就導致消費在GDP中的貢獻比重相對提升了,消費對GDP的貢獻由原來的50%多上升到接近60%。」

如果以更長的視角來看,機會可能更加豐富。李迅雷提出,投資者應該以超長周期視角來看,例如30年後我國消費格局將如何演變。「因為中國經濟的轉型是一個必然的過程,所以我們要看得長遠一點。我認為未來消費龍頭的空間非常大,因為中國行業的集中度是不夠的。我們可以對標美國的行業,來測算中國相關行業的市場份額有多大。例如美國的醫藥龍頭公司,它們的龍一企業是最大的一家,市場份額佔比特別高,然後龍二、龍三、龍四企業瓜分剩餘的市場。但是中國的企業集中度還沒有這麼高,前三名的市場份額差距並不是很明顯。」

在徐高看來,隨着消費升級以及居民人均收入的增加,在解決溫飽需求后,人們對高端消費、服務類消費的需求持續增加,資本市場契合此方向的公司也將因此受益。同時,隨着5G技術的運用和普及,AI等新技術的應用,也有望帶來新消費的爆發。「當然,如果當經濟壓力減退,或者說政策托底的力度加大時,其他板塊也可能出現更優於消費彈性的機會。」

黃弢在接受《紅周刊》記者採訪時表示,2014-2015年本質上還是一個以成長股為主要投資方向的行情,消費股的整體表現並不突出。歷史上消費股大多是偏防禦性的配置,在震蕩下行期,受到市場追捧,而在大牛市中往往表現得並不突出。今年以來投資者普遍還是在延續去年深度調整的心態,加上宏觀環境和國際形勢面臨更多的挑戰,因此消費抱團、尋求業績的確定性和安全性成為投資者的首選。

職業投資人楊國營也對《記者》表示,短期看,茅台近年來的景氣周期尚未結束,營收和利潤增速仍在平均增速附近。從投資角度講,對於擁有接近1200億現金+22萬噸以上基酒+5萬噸以上產能且銷售嚴重供不應求的茅台來說,不必過分在意財務指標的短期波動,長期持有是上策。他推算,在維持35-40倍PE不變的情況下,茅台的凈利潤複合增長是31.88%,兩年半利潤翻一倍,從而有望帶來股價翻倍的空間。

到本周三,貴州茅台(600519,股吧)連續4個交易日的回調令市場嘩然。自2016年以來,貴州茅台等消費股持續發力,持續領漲。在積累了4倍多漲幅后,關於「茅台們」是否漲過頭了的聲音越發響亮,而茅台最近的回調似乎給了某種佐證。

也有投資人認為海天當前的估值已經不低,而和海天同樣邏輯的涪陵榨菜(002507,股吧),其爆出的業績雷令市場難以忘卻。李策認為涪陵榨菜業績下滑主要是提價的步子太大,透支了一段時間的增長潛力。「隨着提價暫停和蘿蔔泡菜產能放量,公司的利潤情況會趨於穩定。而且涪陵榨菜本身,品牌和口味優勢還在,還會有持續的看點,只是短期看大概率需要一些時間來休息和養傷。」

徐高從互聯網技術的應用角度同樣解釋了為什麼龍頭受到了更多關注,他認為受移動互聯網技術應用廣泛的影響,單一廠商服務消費者的能力越來越強,以往需要高成本的鋪點式搶佔市場,現在通過網絡,可以很低成本就觸及並下沉到市場中去。因此,在技術大潮中,龍頭企業憑藉規模優勢更加凸顯。

業績確定性強,產品稀缺、擁有市場定價權、品牌高溢價等為「消費牛」股的主要護城河,但不同行業因發展階段和行業特殊性,會稍有差異。

今年,龍頭強化的行情令市場大呼看不懂,實際上就是忽略了行業發展階段的問題。很多行業都符合「721」法則,行業龍頭佔據市場20%以上的市場份額,70%的行業凈利潤。例如,白酒行業龍頭貴州茅台,2018年凈利潤352億元,相當於其他18家上市酒企凈利潤總和,理應獲得高估值和資金追捧,但其他企業就不具備這樣的品質。

北京一位不願具名的資深白酒行業研究人員對記者表示,終端價格從泡沫向合理回歸,對茅台來說是好事情。通常來說,茅台終端價如果超過北京市最低工資標準(2200元)即被認為存在泡沫,當前茅台批發和終端價是存在泡沫的。但969元/瓶的出廠價相較於北京市最低工資標準的一半(1100元),仍有上漲空間,這也是茅台擁躉們始終看好茅台的一個重要依據。

分板塊看,白酒板塊整體大漲的邏輯在於業績增長的確定性最為明確,以剛披露的2019年中報數據來看,白酒板塊營收和凈利潤分別同比增長19.04%和25.88%,繼續大幅跑贏全行業。

在以茅台為首的消費牛股持續引領市場的當下,市場中人常會為幾個問題傷腦筋:為什麼是這些牛股走在市場前端?它們又將如何演繹?它們是不是已經「漲過頭了」?就這些問題,本期《紅周刊(博客,微博)》獨家採訪機構人士和職業投資人,來幫助市場明判未來。

對應這樣的消費行為「圖景」,上市公司里的相關公司,在經過多年的市場選擇后,有些成了「長牛股」,有些還在演繹當中,有些則漸漸成為歷史。

除了「確定性溢價」,外資的流入還會帶來「估值溢價」,廣發證券(000776,股吧)首席策略分析師戴康認為,美國的基金和A股的基金都偏愛龍頭,只是美國的龍頭收穫了「估值溢價」,而A股的龍頭尚處於「估值折價」中。隨着外資的持續流入,A股龍頭股也會迎來從「業績溢價」轉換到「估值溢價」中來。就像美國的「漂亮50」行情,數據顯示,1970年6月行情啟動時,「漂亮50」平均PE是24倍,而市場平均僅為16倍。

中銀國際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徐高認為,近年來消費在GDP中佔比提升實際上是被動提升的結果,「近幾年消費在GDP中佔比提升,與1998年~2002年5年通縮時期因投資最差導致消費在GDP中佔比最高的情況類似,都是投資萎縮而導致的消費在GDP中佔比提升。」在徐高看來,想要我國消費佔GDP比重出現主動回升的話,就需要進行很多艱苦的結構性的改革。例如,在收入分配方面,把更多的收入導向消費者,讓收入分配格局更加有利於消費者。「近期的一些政策實際上是符合這個方向的。比如說大規模的減稅,實際上就是政府向民間讓利。另一方面,政府也在把越來越多的國有資本在划轉給社保,實際上這也是國家在向消費者讓利,我覺得這些舉措如果推進下去,應該說會有力地推進我國消費進行實質性的轉型。」徐高對《紅周刊》記者分析說。

今日关键词:三峡水怪被打捞